用户名:  密 码:
 
    首页 >> 信息内容
 民进简史(八)上海人民反内战大会的发起和组织 
发布日期: 2015-3-18     信息来源: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3904

为了制止全面内战的爆发,中国共产党于1946年5月3日派出了以周恩来为首的代表团,到南京与国民党当局举行和平谈判。这次谈判,关系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全国人民非常关心。当时由于蒋介石集团在军事上连遭挫折,急需喘息时间,因此让美国特使马歇尔出面“调停”,宣布自6月7日起,在东北战场停战十五天,同时宣称“十五日后国军仍将继续分赴未接收各省接收领土与主权”。这种一面谈停战,一面宣布继续内战的骗局,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为了彻底揭露美蒋反动派的阴谋,教育群众,争取中间力量,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上海地下党决定发动上海爱国民主力量开展一次要求和平、反对内战的人民运动。民进和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立即会同民盟、民建同仁以及其他党派团体,积极响应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号召,成功地组织了“大革命以来上海的乃至全国的第一次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5月15日,民盟政协代表黄炎培在上海南海花园招待马叙伦、林汉达、章乃器、沙千里、许广平、王绍鏊等人,通报民盟调解东北内战的情况,商讨时局。25日黄炎培等在南海花园举行茶话会,与马叙伦、郑振铎、孙晓村、严景耀等讨论东北问题。26日,民进和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联合招待重庆来沪的民主人士,出席者有郭沫若、茅盾、沈钧儒、柳亚子、陶行知、沙千里、马寅初、黄炎培、李公朴、阎宝航、梁漱溟、胡厥文、吴耀宗、施复亮、章伯钧、章乃器以及马叙伦、王绍鏊、严景耀等。会上大家讨论了如何发动群众力量以制止全面内战发生的问题。一致认为,目前时局紧急,“非立即停止内战实不足以救中国于水深火热之中”,于是当场决定联合沪地爱回民主力量,组织举行上海人民反战运动大会,并推举马叙伦等九人负责筹备。与会民主人士还认为,由于国民党政府已经还都南京,爱国民主运动的中心也应由重庆东移。上海爱国民主力量基础雄厚,条件好,以后反对国民党政权的民主运动应以上海为基地,“然后向全国各地推进,共策于成”。茶话会后,马叙伦受命立即连续召集筹备会议,商讨有关行动计划。至5月底召开第三次筹备会议时,反战运动大会的联络工作已大致完成,”惟因开会觉慢不济急”,有人提出“当先有所表示”,于是会议决定“先致书各政党及马歇尔”,呼吁和平,同时提出“必要时当推代表赴京”。6月6日,由马叙伦、陶行知、王绍鏊、阎宝航、胡绳、宦乡等164人联名的呼吁和平的信发出。但是,除了中国共产党立即复函表示坚决支持外,蒋介石国民党和美国政府都置之不理,这充分表明蒋介石已决定一意孤行了。在发出联名上书的同时,民进负责人马叙伦、王绍鏊、林汉达、周建人、许广平及其他知名人士郭沫若、吴晗、吴耀宗等纷纷在《周报》、《民主》、《文萃》、《群众》及《文汇报》上发表文章,强烈谴责蒋介石的内战罪行和美国政府表面调停、暗中支持蒋介石内战的反动立场。马叙伦指出,对蒋介石来说十五天停战“根本上不是停战而是休息几天”;周建人说:“十五日的停战只是进一步的攻势准备。”他们指出,现在全国人民需要的是“无限期的停战”。“长期和平”,而不是局部的暂时的休战。他们正告国民党当局不要再做武力统一的迷梦,“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无论在哪一天,你发动内战,你就要为人民所唾弃,人民就要不惜用一切手段来反抗你!”他们又说,美国政府在军事上大力支援蒋介石集团是造成中国内战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国政府必须彻底改变对华政策,必须立即从中国撤退全部军队,中国问题让中国!人民自己解决。他们呼吁全国人民行动起来,制止内战,“只有人民发挥出力量来的时候,内战才会停止”。但是蒋介石根本无视人民的呼声,反而发出“三个月可击破共军”、“六个月内可完全解决共产党问题”的反革命叫嚣。内战危机进一步加剧。

在这佯的情势下,民进、民建及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等组织一致决定,以上海人民反内战大会的名义,正式推派代表赴南京呼吁和平。6月10日,马叙伦在红棉酒家召集反战运动大会筹备会会议,商讨推派代表事宜。14日,马叙伦向民进理事会报告这一工作时说:目前内战虽暂告表面停止,然前途如何实难预知,因之全国人民反对内战大会主张推代表赴京呼吁和平,并说这次推派的代表人选广应以沪上工商界仕绅为主,欲使马歇尔明晓人民之意志”。他向理事们说,“希望本会同人更能坚强发出全力,以支持本次运动”,理事们一致表示支持,并当场决定捐助赴南京代表费用四十万元。。经过各方充分协商,最后决定由马叙伦、蒉延芳、盛丕华、雷洁琼、包达三、张纲伯、阎宝航、吴耀宗及胡厥文九人为和平请愿代表,他们和上海学生和平促进会选出的两位学生代表陈立复、陈震中共十一人,组成上海人民团体代表团(又称和平请愿团),由马叙伦担任团长,另请胡子婴、罗叔章两人任代表团秘书。会议还决定组织群众集会欢送代表赴京,会后举行反内战大游行。

6月18日,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所属的上海市学生联谊会组织上海交通、沪江、复旦、之江、圣约翰、光华、东吴及储能、南洋、光华附中、民治新专等二十余所大中学校的学生举行反内战示威游行。接着上海工人也组织反战同盟。马叙伦、林汉达、周建人、许广平等也接连发表文章或谈话,坚决支持上海工人和学生的反内战运动。在全国人民的强大压力下,蒋介石于21日宣布延长停战8天。内战阴影仍然笼罩全国。

为争取永久和平,上海人民团体代表团决定于6月23日赴京请愿。为此,民进领导人和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上海人民反对内战运动大会的负责人以及和平请愿代表加紧了工作,频繁聚会,研讨筹备大会和晋京请愿的各种重要问题。

有关组织反战运动大会直至推派代表赴南京呼吁和平等一系列事宜,马叙伦所作备忘录中有以下记载:

1946年4月,蒋介石决心以东北问题重启内战。

5月25日,赴海南饭店为民进约民工同盟诸领袖及东北建设协会上海分会阎宝航等商量遏制内战事。

5月29日,胡厥文、陶行知、沙千里、林汉达、陈巳生、严景耀,罗叔章、徐伯昕来晚饭。

5月31日,赴包达三、盛丕华之约于王商协会,到者有张纲伯、吴耀宗、阎宝航、马寅初、谢寿天、王却尘、沙千里、闵刚侯、许广平、胡子婴、罗叔章、孙晓林,商定与蒋介石书,劝即停战;并致美使马歇尔书,指明中国内战实由美国资助蒋介石及代为运输所造成。致蒋书由我起草。

6月10日,在红棉酒家推选赴京代表,俞寰澄、胡厥文、张纲伯、阎宝航、雷洁琼及我当选。

6月14日,在红棉酒家与张纲伯、盛丕华谈入京事,俞衰澄不就代表,纲伯亦有可疑。余为纲伯析其疑,丕华是之。

6月17日,赴蒉延芳家晚饭。(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联络组假余寓商事。19、20日又集余家办事。

6月21日,为赴京事在红棉酒家商谈,到蒉延芳、胡厥文、吴耀宗、包达三、张纲伯、雷洁琼(阎宝航未到),决定23日起程。

6月22日晚,蒉、盛来谓本日劳工协会对蒉致攻击,蒉思更期,余力主不可。

这一次群众性的反内战运动与以往相比,更具有鲜明的针对性。抗战胜利以来,蒋介石的所作所为早已使全国人民看清了他一心与人民为敌的反动真面目。相反,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和平民主团结统一的建国方针,坚持和平解决国共争端,坚决避免内战的一贯主张和行动,赢得了全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敬意和拥护。尤其是6月11日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对马叙伦等164人联名信的复函,再次使上海人民坚信了共产党对和平的诚意,而“更了解了不要和平而要战争的是南京政府”,因此上海的广大群众,包括原来自认为是站在国共两党之间的“第三种力量”都纷纷集结到共产党的周围,自觉地和共产党人一起,为反对内战而共同奋斗。这次赴京请愿,目标非常明确。虽然代表团商定到南京后向国民党政府、共产党代表团和美国代表团三方提出和平要求,但这仅是个策略,因为“明眼人可以看出,代表团的锋芒是指向蒋介石集团的”。

上海人民的这次反内战、要和平的民主运动,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的。1946年4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了上海局,领导华东地区的爱国民主运动和武装斗争。上海局书记刘晓、副书记刘长胜,对这次发动上海人民开展反内战运动非常重视,指定上海地下党市委委员张执一为这次运动的秘密总指挥,工委负责人张棋,学委负责人吴学谦,职委负责人陆志仁等负责不同方面的领导。民进、民建和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等组织发起反内战大会和赴京请愿和平的行动,得到了张执一和市委委员张承宗等的具体指导和帮助。张执一负责推动和组织上层人士参加反内战人民运动,张承宗组织群众踊跃参加反内战大会。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的正确的领导,保证了这次反内战运动的胜利展开。

 

 打 印 [ 关 闭 ] 向 上
Copyright(C) 2014 BengBu Priority Project Construction Administrative Bureau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促进会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东街22号民主党派办公大楼 电话:0471-6924856 蒙ICP备案申报审核中